參與國際佛光會,讓佛光人得以翻轉生命,發掘無限的可能。

10月7日在3個場地同步進行的「話說佛光會」中英論壇,國際會議廳聚集逾百位國際佛光會各地代表,論壇主持人為多倫多協會副會長何美寶,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檀講師Miguel Periera Neto、Ina Redd Denton、檀講師聯誼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郝樂為、雪梨協會會長黃勁峰受邀分享加入佛光會的點點滴滴。

黃勁鋒回憶,多年前帶著妻兒參觀南天寺時,隨手翻閱星雲大師的書,讀到大師所說的「四給」,當下覺得疑惑,自己哪有那麼多東西可以給人?直到一名佛光人邀他到大寮當義工,在廚房折騰了幾天後,身體疲憊不堪,但看見大眾津津有味吃著他炒的麵,就覺得很快樂。「從不會下廚,到不知不覺就炒了上千人份的麵,我才發現原來我也有『給』的能力。」

他分享,加入佛光會後,學會微笑及正面思考,而獲益最大的部分,便是多次在接受佛光會給予的任務以後,不斷發現自己更多長處,原來自己的內心還有那麼多寶藏。

她說,大師主持三皈五戒,準備離開會場時,信徒都一擁而上,想要多親近大師,那時她在人群中不慎摔跤,大師一回首,竟然能隔著層層人牆看到摔跤的她,立即指示眾人將她扶起。

一次汽車爆胎,因而走進佛光山道場,最終認同佛光會理念而加入巴西協會的Miguel Periera Neto,在述說加入佛光會的特殊因緣後,惹得全場哄堂大笑。親近道場雖是冥冥中的安排,但回想過去多年來,在佛光山與佛光會所習所學,讓他重覓內心平靜的力量,並且很實在地把佛法應用於生活中。

他表示,佛光會與其他組織最大的不同,就是佛光會與佛光山道場緊密相連。除了可以學習佛法,還有機會配合道場動員賑災、慈善、教育等活動,收穫良多。

目前從事教職的郝樂為,憶起當年因幾乎無法完成畢業論文,而報名參與佛光山道場所開辦的禪修課,並於2005年成為佛光會會員。他對大師一視同仁的弘法理念深表讚賞,讓每位會員都有平等的學習與成長的機會,就連受教育程度不高的木匠也能成為檀講師,發掘生命無限潛能。

「佛光會讓我們開拓視野,親身體驗多元化學習佛法的樂趣。若非世界總會理事會議,我很難想像,自己怎麼可能認識來自全球各地、彼此共同弘揚佛法的朋友?」

Ina Redd Denton分享,她原本是一名基督教徒,接觸佛光會後,發覺佛法能給她許多生活的指引,只要把佛法實踐在生活上,便可以減少煩惱,得到安寧與快樂,因此決定成為一名佛教徒。而佛羅里達協會給予她和患病的丈夫無微不至的關懷,也令她感動萬分,更明白佛教是一個重視人文關懷及強調眾生平等的宗教。

體驗過佛教帶給她的溫暖,以及佛法對日常生活的實用性以後,她不僅加入佛光會,也成為佛光檀講師,把大師的人間佛教分享給更多的人。

佛光會成立至今,加入的會員各有因緣,也各有心得,有人在「吃喝玩樂」活動,發現佛光會與一般社團組織的特殊優點;有人傾心於佛光會的制度領導與團體創作,從佛光會獨有的「你大我小,你對我錯」文化,學會榮辱與共,落實三好四給精神;更有人在加入佛光會成為檀講師與弘法人員後,不僅脾氣變好,也不再亂發脾氣吵架,家庭生活和諧相融,是加入佛光會後的意外收穫。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2017年理事會議10月7日「話說佛光會」,由楊史邦主持,邀請4名資深佛光人分享加入佛光會的因緣與心得,以及個性上最明顯的改變。他們分別是加拿大多倫多的楊沛欣、德國法蘭克福的殷泰蘭、澳洲柏斯的曾美雲、及台灣的周學文。

大師「出聲相救」 楊沛欣永生難忘

曾在星雲大師於1991年首度造訪多倫多時,自荐訪問大師的楊沛欣說,她在多倫多華語電台服務經年,算是小有名氣,當年知曉大師首次造訪多倫多時,就自告奮勇要訪問這位傳奇人物。但當時她對佛教一無所知,只因獲得大師在眾人中「出聲相救」,從此走入佛光大家庭,當年際遇,仍為人所津津樂道。

她說,大師主持三皈五戒,準備離開會場時,信徒都一擁而上,想要多親近大師,那時她在人群中不慎摔跤,大師一回首,竟然能隔著層層人牆看到摔跤的她,立即指示眾人將她扶起。

「這事讓我深刻難忘,當年的錄音帶複本,仍保留在多倫多佛光山,訪問當天我就登記成為佛光人,還獲得一件黃背心。如今多倫多有4千多名會員,我是編號200多,算是非常早期的成員。」

加入佛光會多年來,楊沛欣發現佛光會與其它社團組織的最大不同,就是佛光會的制度領導,凡事井井有條,「我們是制度領導,集體創作,一走出去就代表佛光山,榮辱與共。別的社團每個人都在爭老大,認為自己身份特殊,應受禮遇;但我們知道,我們是在為佛光山做事,不能讓佛光山丟臉。」

人我沒有是非 殷泰蘭學會轉念

德國佛光會成立初期,殷泰蘭與其它草創時期的會員,到各會員家中聽星雲大師的錄音帶,這是早期的共修活動。大學畢業後曾接觸不同的宗教團體,直到前往台灣旅行,到佛光山大雄寶殿參拜後,從此與佛光山結下善緣。

「後來,心定和尚到法蘭克福主持三皈五戒,我就在那時加入佛光會。我什麼組織都曾去看看,接觸過不同的宗教,而佛光會和外面的組織不同之處,是我們有人間佛教,還有三寶加持,其它組織沒有。」

凡有人之處就有是非,「但大師教會我們要轉念,我們在這裡可以學佛,有佛法根基,一切就不一樣了。」

周學文

身為檀講師的周學文說,加入佛光會為他帶來的最大改變,是不再亂發脾氣,就算與妻子起口角,只要妻子說:「哎呀,你是檀講師,要注意形象!」他就沒有辦法,也不能發脾氣了。

周學文表示,以前沒學佛時,常常發脾氣罵人,如今有時業務員未達到業績,他反而勸慰他們可能因緣未到,下次努力就好。

「加入了佛光會,都沒什麼好吵的了,家庭也和樂了,公司業績也變好了。因為常去拜懺布施,平時給人方便,雖然生意大起大落,買了基金答應貸款都虧錢,甚至公司還發生火災,但因為過去結下的好因緣,銀行都沒有來討債。所以學佛後,生活都變好了。」

周學文也遇到不少人我是非,他表示,學佛後還是會遇到不喜歡的人,但學佛就會修正自己的言行舉止,參加共修時,也會回向功德給不喜歡的人,把惡緣轉成善緣,慢慢的,不討喜的人漸漸就少了。他認為,這就是佛法的殊勝之處,也是佛光會為他帶來的顯著改變,讓他深信處處與人結善緣,就是一種好法門。

深受大師啟迪 曾美雲不忘初心

來自越南佛教家庭,目前正競選西澳議員的曾美雲說,自1998年舉家移民澳洲後,母親就叮囑她「柏斯將有一所佛光道場,你要去參加活動。」

母親往生後,曾美雲到道場迎請一尊觀世音菩薩回家安奉,買房子時,也優先考量有一個可以供奉菩薩像的地方。「說來神奇,本來一直都找不到合心意的房子,到了道場求菩薩幫忙後,隔幾天就找到了,就這樣住到現在。」

她說,迎請觀音像回家時,當地佛光人介紹「家庭普照」活動,建議加入佛光會員,於是曾美雲在1998年加入佛光會,迄今19年。

曾美雲說,澳洲政府對宗教抱持開明與包容態度,因此澳洲佛光山獲得政府多次委託,籌辦各種增進社會和諧善美的活動,如年度浴佛活動等。她驕傲表示,佛光會做了很多政府做不到的事,佛光會確實可以帶動社會的和平與安定,這是這個時代迫切需要的。

在佛光山近20年的歲月裡,她深受星雲大師啟迪,每日精進學佛,期許自己在踏入政壇後,仍能不忘初心,繼續與澳洲其它宗教團體推動有利促進種族親善和諧的本土化活動。

 

「『虛空法界,浩瀚星雲』是拍攝剎那的心境,因為星雲大師的法身無時無刻不存在,大師一直都在我心中。」10月7日獲得「新馬寺之美」攝影比賽佛光獎的徐秀美,歡喜地訴說心中的感動。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2017理事會議期間舉辦「新馬寺之美」攝影比賽,由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佛光山新馬寺主辦,人間通訊社承辦。佛光人利用開會空檔,巡禮各殿堂及景點,隨手捕捉寺院之美,將獨特的馬來西亞自然景色與新馬寺獨具的殿堂之美、藝術造景,在彈指之間將剎那變永恆,盡收在記憶卡裡。

評審團代表蔡榮豐講評時表示,「佛光獎」作品主題簡潔有力,構圖大膽,意境充滿禪意,給人無限想像空間。徐秀美不受攝影器材影響,不但輕鬆展現拍照素養,且以巧思、慧眼瞬間捕捉畫面,非常具有啟發作用。攝影者透過視覺傳達,在拍照當下與現實互動的內心感受,讓觀賞者深刻體會。

在比賽截止前一刻,被同來參加會議的澳洲佛光人一再催促,才交出作品的徐秀美直呼:「太意外了!真是令人驚喜!希望透過照片可以讓更多人看到新馬寺的莊嚴與美麗。」提及作品的構思時,她說,記得拍照那天是雨過天晴的傍晚時分,眼前的星雲大師浮雕與天空的雲相輝映,於是猛滑手機按快門,希望能把這分感動的景象、感恩的心念與朋友家人分享,沒想到竟然能獲獎。同時也說明「虛空法界,浩瀚星雲」是當時拍照剎那的心境。

大自然的一花一草,甚至小瓢蟲在眼前出現,都會讓徐秀美引發思緒波動,從中感悟世間的美好、萬物的奧妙。她分享,日前在洗手間窗戶發現一片心型葉子,開心地撿拾起來當作書籤,每次翻閱書籍,就顯得格外欣喜,感受「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的清淨之心。大師「不忘初心、直下承擔、不請之友」是徐秀美一路走來的座右銘,她與先生楊史邦更以各自法號「普修、普庭」互勉,一師一道,在佛光大道上不「休」不「停」。

此次比賽,共有29人拍出257張作品參賽,主辦單位邀請攝影專家評選,評選結果由徐秀美獲得佛光獎,菩提獎是Melvin、李巍,般若獎有Marisa Chung、Michael Qian、馬松齡,優勝獎則有劉盎齊、楊健、陳偉良等10人。於大雄寶殿舉行「佛光之夜」時,由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總會長心保和尚、佛光山退居和尚心定和尚頒獎予得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