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b

千百年以來佛教有不同傳承、不同宗派之分,有如一盤散沙。為此,佛教界要取得共識,一同推廣人間佛教,顯得特別重要。

佛光山寺常務副住持慧傳法師在10月6日「共識與開放」的專題演說中,引述星雲大師的談話表示,不管是南傳或北傳的佛教,共識都很重要。

「大師說,佛教長久以來都像一盤散沙,沒有組織,沒有紀律,也不懂得團結的重要。各種宗派有很多分別,如果沒有共識,不在佛教之下團結一致,沒有前途也沒有希望。」

互動劇院以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對青年的開示為片首,再配以〈信仰〉、〈愛我青年〉及〈佛教靠我〉,當音樂響起,48名佛光青年的影像齊跳律動舞。

正因如此,人間佛教顯得極其重要。「大師認為,不論今天是哪個宗、哪個派,只要有人間佛教,就可以把所有不同的宗派融合起來。」

「共識與開放」是2016及2017年國際佛光會會員大會及理事會議的主題,慧傳法師把大師提出的十大重點歸納為四點,加上自身心得與海內外佛光人分享。

慧傳法師把大師說的其中三個重點,即:「對於不同的教派要尊重、對於僧信的地位要有共尊共榮的認識、佛教界應該共尊男女平等」的主張作出歸納,其含意就是只要有尊重與包容,就能夠把不同的宗派團結起來,僧信地位的問題、男女不平等的問題都可以解決。

他指出,各宗派的佛教互相批評是沒有意義的,因此大師成立了中華人間佛教聯合總會,就是要讓佛教的各宗各派團結一致,弘揚佛法。

慧傳法師表示,因為人間佛教,今天的佛教界打破了宗派的藩籬,把佛教團結起來。「大師曾經說,人間佛教是佛陀的、是大眾的,所以大家要團結起來一齊推動。」

此外,他亦另外歸納出兩個重點,分別是:重視青年、培養人才的共識;以及對信仰傳承要有共識。

慧傳法師指出,重視青年是佛教必須正視的地方。佛光山和佛光會辦得如此成功,20年後如果沒有傳承,將是很嚴重的問題。為了推廣人間佛教,必須重視青年與傳承。

另外兩個可歸納的重點是重視文化的共識,以及簡明易懂的佛法,要有著力宣揚的共識。「結合這兩個重點,不就是告訴我們:文化與弘法,比如讀書會、以多媒體弘法,這些不就是以文化來弘揚佛法嗎?」

對於在家居士的地位,慧傳法師表示,大師漸漸把弘法的工作交給了在家居士,同時佛光山也大力落實男女平等,不論是男眾還是女眾,在佛光山都受到平等對待。

慧傳法師說,經過緬甸和泰國之行,看到了僧信和男女不平等的實例,才真正體會到共識與開放的重要性。他也強調,改革開放對佛教界也很重要。佛光山重視教育、文化藝術,舉辦各種活動、組織,就是要招攬更多人才進來服務。

「『開放』對佛光山很重要,因為可擴大人事的參與。讓人才進來,才能進步。不過,在開放的同時也有不能妥協的原則,不能因為要得到大眾的支持而隨於流弊。」

《星雲大師全集》共有365冊,可說是卷帙浩繁、內容多元。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秘書長覺培法師形容,此套書是星雲大師詮釋自己「喜悅一生」的人生哲學,並一一記錄了大師實踐佛陀本懷,領悟佛陀思想的歷程。

「見法如見佛,見大師法如見大師,閱讀《全集》就如大師在跟我們說法。」覺培法師於新馬寺主持《星雲大師全集》導讀會上時,如此表示。其他導讀人包括國際佛光會美西副秘書長慧東法師、佛光山北京光中文教館執行長慧寬法師、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副秘書長覺多法師及人間佛教研究院國際中心執行長妙光法師。

慧東法師介紹《全集》內容時說,《全集》是大師多元一生的記錄,他從年輕到今年91歲一直都在弘法,當中歷經困苦歲月,但不忘初心。

「大師是佛教的行者,不是理論研究者。在閱讀《全集》時,讓弟子從中了解人間佛教的精髓,也越了解大師的悲願,讓人的內心升起一股力量和感動。」

慧寬法師則指出,《全集》內有五本書談及佛教管理學。「大師從沒進過小學、從沒在學校畢業,然而大師可以撰寫全冊,深入淺出講解佛法,可見大師是開悟的人。」

他說,大師對於管理學有精闢的見解,他曾經說,人,最難管,但是比人更難管的,是自己的一顆心。「大師看人、看事的角度不一樣,他最了解眾生的需要,因而常給信眾讚美和鼓勵;在僧團內講究集體創作和平等法,以身言教,讓徒弟和信徒體悟大師所倡導的佛教平等與公正。」

覺多法師從〈佛法真義〉解讀全集時指出,大師把佛教還原真實的面目,讓信眾看到積極的佛教、超越的佛教和自我圓滿的佛教。

法師表示,大師時時倡導人人要直下承擔「我是佛」,「大師讓我們知道,人間的一切可以改變,可以轉苦為樂,也可以改變日常生活的惡習,通過發願、正知正見、積極為他人服務等善行來理解和實踐佛法。」

妙光法師從大師的「一筆字」作導讀時分享,大師自開刀手術半年後,在復原的過程中仍堅持每天寫字。

「大師一天寫五次,每次只寫一個字,一個字寫超過一百遍,一次又一次反覆的寫,從不言倦。他說,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這件事,讓我用我唯一能做的事,繼續與信眾結緣。」

位於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市的佛光山新馬寺,素樸的建築外觀和傳統寺院截然不同,沒有飛簷翹角、紅牆黃瓦,與其說是民眾禮佛的寺院,更像一座春風化雨的學校。這座以「佛光教育中心」為使命的都市道場即將落成,除了體現星雲大師「寺院學校化」理念,也和建寺功德主沈永安的願心,有著甚深的法緣。

成長於天主教家庭的沈永安,課餘經常到緊鄰學校的教堂告解、聽講道,是難忘的童年記憶。1994年遷居新加坡後,信仰有了轉變,便發願要在每個社區興建緊鄰學校的道場,讓寺院從深山走到人間,提供孩童在上學與返家之間的空檔有個「中繼站」,接受佛法薰習,涵養善美人格。這個願心的具體實踐,就是護持興建佛寺就是教室的新馬寺。

天主教徒 化身人間佛教護法

「我和佛光山結緣,從當車伕開始。」1984年,星雲大師為籌建美國西來寺,到吉隆坡天后宮舉辦供佛齋天法會,從小習慣跟聖母瑪麗亞說悄悄話的沈永安,因為岳父黃炳成居士的佛教信仰關係,擔任大師的司機,雖沒有很多言語互動,卻深為大師的威儀所攝受,開始閱讀大師撰寫的《小叢書》。

隨後大師應邀擔任當地鶴鳴寺住持,派心定和尚駐錫,黃炳成常參加鶴鳴寺共修,幫忙接送的沈永安依然留在車上冷眼旁觀,抽空閱讀大師著作。為接引有緣人認識佛教,當時還未出家的滿可法師和滿信法師,受心定和尚之託,經常將飲水、點心及《小叢書》送去停車處給他,讓他感受到佛光山法師的親切,於是更廣泛接觸英譯版大師著作。

「讀了3年大師著作,我才漸漸進入狀況。」沈永安說,每翻讀大師文章或聆聽梵唄,他常情不自禁感動落淚,宛如大師就在身邊說法,看見諸佛菩薩現身,讓他決定投身人間佛教懷抱,日常用語也從英文轉為中文。

「讀了3年大師著作,我才漸漸進入狀況。」沈永安說,每翻讀大師文章或聆聽梵唄,他常情不自禁感動落淚,宛如大師就在身邊說法,看見諸佛菩薩現身,讓他決定投身人間佛教懷抱,日常用語也從英文轉為中文。

出於對大師的感佩,無論換過多少手機,沈永安的手機裡永遠保留一張和大師的合照,視如珍寶。

歡喜道場 新山禪淨中心推手

1997年後,夢想開始化為行動。沈永安知道大師始終認定教育是提升人類善美的根本,希望為更多人提供受教育的因緣,便向時任新加坡佛光山住持的滿可法師請法,希望在大馬南部、鄰近新加坡的新興城市新山蓋一處佛光道場。

建寺過程中,沈永安親自監工,全程參與的工人不吃葷、不抽煙、不罵人,因為「要蓋歡喜道場」;他也常鼓勵承包商做功德,因為「一粒砂、一塊磚,都可以和三寶結緣」。

新山禪淨中心就此誕生,希望帶動新山的文教氣息。

心疼孩子 創造優質教育園區

星雲大師向來視大馬為「佛教的青年人才庫」,然而比起其他華人地區,大馬的教育資源相對落後,新山家長因而想方設法把孩子送到一河之隔的新加坡就學。跨越國界的車程,往返少說5小時,學子每日早出晚歸,也剝奪了寶貴的學習時間。

大師得知後非常心疼,希望能在新山成立一處寺院學校化的道場,以教育為基礎,開辦從兒童到成人的社教課程,讓學子免於奔波的辛苦,安住身心認真學習。

當時新山華教元老丹斯里郭鶴堯居士,夥同沈永安、湯學爾、丁順財等眾多關心教育的華人,在新山成立國光學校,希望把周邊規畫為從幼兒園到技術學院的教育園區。

1997年,郭鶴堯將國光二校旁五英畝地捐給「馬來西亞佛光基金會」,希望佛光山的人間佛教能造福更多新山居民。

文教優先 新馬寺當教育中心

因緣成熟之際,佛光山啟動新馬寺建寺工程。在大師指示下,建寺以「教育優先」為前提,以培養「好苗子」為使命,新馬寺成為教室多於佛堂的非傳統寺院,廣開課輔和社教班,提供學童開心、父母安心的課餘最佳去處。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馬寺和國光二校之間,有條學生暱稱為「佛光大道」的秘密通道,貼心搭設了遮雨棚,學子可以輕鬆進出兩個「學校」。

沈永安說,感謝有佛光山,提供他兼顧人間佛教和下一代教育的圓夢平台。

破邪顯正 人間佛教引幡菩薩

擁抱人間佛教後,沈永安也把文教優先理念帶進事業,他經營的五福城廣場,不同於一般以消費為主的商場,除了附設圖書館,樓上廣場也闢成文教展演空間,提供免費的文教交流平台。「做任何事都要有智慧,不可錯亂因果,這些理念都來自大師。」他謙虛地說。

沈永安像個護持正法的引幡菩薩,家人全部皈依為佛弟子,女兒還參加短期出家,身邊好友也成為佛光山的重要護法。他感慨表示,近年大馬佛教有走偏的危機,正信佛教徒受池魚之殃,遭譏嘲為「迷信」。他因此承擔起英文檀講師重任,希望用宣說發揮影響力,破邪顯正,讓眾人回歸正信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