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b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2017理事會議,10月5日在馬來西亞新馬寺舉行開幕典禮,世界各地約1500名佛光人齊聚一堂。為此,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汶萊等國家地區的義工總動員。諸多任務編組中,最受矚目的首推負責大眾三餐的「餐飲組」;總計逾百名義工菩薩中,又以由32名成員組成的佛光親屬團最受矚目。

「開幕式5千人,至少要供應4千個便當。身為地主國,我們當然要全力以赴,絕對不能漏氣!」擔任親屬團召集人的「澤爸爸」一臉自信地說。

佛光親屬,指的是佛光山徒眾的父母親屬。馬國當地的出家法師及師姑計有160人,此次參與餐飲義工的佛光親屬,包括慧誠、慧澤、如彬、如湛、如禎、知廣、如昇、知印法師等人的父母親。

在新馬寺廚房裡忙進忙出的,除了像「澤爸爸」,慧澤法師的父親王培聰居士,年近花甲依然健朗的銀髮族,也有幾位年逾70卻很發心的老菩薩穿梭其中,如年屆80的「恩媽媽」,以及親屬中最年長的84歲「五媽媽」,他們分別是妙恩法師與覺五法師的媽媽。

個性開朗的澤爸爸說,「我們都因子女出家,所以有緣結為佛光親家。」他表示,覺五法師的媽媽本身學佛,算是極少數能夠尊重及接受孩子出家的親屬;據他觀察,絕大多數親屬會因為「捨不得」而「放不下」。如「廣媽媽」即是親屬當中,面對女兒出家,10幾年來仍無法接受。直到近2年,才加入由他們夫妻召集近40位親屬成立的非正式「聯誼會」,彼此關懷、互約出遊、相揪做義工後,逐漸突破多年的心理障礙。

澤爸爸說,絕大多數家屬都是起先放不下,如澤媽媽就沒他想得開,心裡很苦,暗地裡「哭了3年」。「其實,事在人為。錯誤觀念是可以改變的,只是需要時間和方法。」澤爸爸表示,正因為澤媽媽哭3年已經很苦了,他們實在不忍心看著其他法師的爸爸媽媽,也躲在暗處10年、20年放不下,於是決定以佛光親屬團的名義,號召大家出來當義工。

他舉例,知廣法師剛出家時,父母親都相當反對。澤爸爸第1年中秋節前,代表親屬團分送月餅時,「廣媽媽」看見他們就忍不住向澤爸澤媽發洩心中怒氣,澤爸爸至今難忘廣媽媽當時「一邊炒菜,一邊揮動手中鍋鏟痛駡」的模樣;第2年澤爸爸再送月餅,廣媽媽知道他是代表佛光山來的,「連門都不願開」,澤爸爸只好把月餅掛在門上就走了。

「廣媽媽心中的不捨,已經變成怒火跟怨火了!」澤爸爸說,正因為他們是過來人,很能了解佛光親屬「苦不堪言」的心情,所以才會「以佛之名」,利用老媽媽們的廚藝勞動力,一步步凝聚親屬的力量。這次的國際盛會,負責餐飲的佛光親屬成員們,為了準備3千個素粽,多天前即聚集在東禪寺,從備料到包粽全程參與,大家有說有笑,發現子女出家其實是天大的好事,因為從此全球佛光人中,又增添了一支給人歡喜的隊伍:「佛光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