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b

第七次世界大會主題演說
地點:加拿大多倫多

各位貴賓、各位會員們:

大家好!今天大家不遠千里從世界各地前來加拿大,參加國際佛光會第七屆世界會員大會,實在非常難得殊勝。尤其眾所週知,加拿大雖得天獨厚,資源豐富,但國民仍能具有不濫開採的共識,因此無論是鄉村、都市都能保持旖旎的風光、新鮮的空氣。此外加國政府在保護生態、社會福利等方面也做得十分成功,凡此均贏得世人的青睞,成為大家嚮往遨遊的國度之一,所以我們今天雲集在此,以「自然與生命」為主題召開世界大會,可說是得其所哉。

「自然」是世間的實況,像春夏秋冬四季的運轉、眾生生老病死的輪迴、心念生住異滅的遷流、物質成住壞空的變化,不都很自然嗎?世間事合乎自然,就有生命;合乎自然,就有成長;合乎自然,就能形成;合乎自然,就有善美。

當初,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悟宇宙的真理,即所謂的「緣起性空」,實際上,就是宇宙間「自然」的法則。所謂自然,就是人心,就是真理,就是天命,就是宇宙的綱常。翻開中外史籍,歷代的帝王,順乎天命人心者昌,逆於天命人心者亡,他們的興衰與自然法則關係密切。不但如此,吾人的生活也要合乎自然,才能幸福美滿。大家不妨自問:「在金錢的運用上,我能合乎自然,量入為出嗎?在感情的交流上,我能合乎自然,平衡來往嗎?在語言的溝通上,我能合乎自然,顧念對方的需要嗎?在做事的態度上,我能合乎自然,不違事理的原則嗎?」此外,現代人對保育生態、自由民主等方面也都提倡自然。例如:虎狼獅豹雖凶猛殘暴,但是當牠們被放出牢籠,回歸大自然時,牠們也會向你感謝。民國初年,中國婦女從「纏足」的傳統解放為合乎自然的「天足」,直至今日仍受到大眾的肯定與歡呼。近代,英國殖民地恢復佔領地區的獨立、美國林肯解放黑奴,都是在尊重自然的發展。而今古人士,對「智者樂山,仁者樂水」的謳歌,更是崇尚自然的最佳證明。凡此說明了這是一個自然的世界,我們所擁有的是一個自然的人生,大家都擁有一顆自然的良心,我們應該作自然的擁有,發揮自然的美善。

佛教一向追求自然,重視人心、人性。像東方琉璃淨土、西方極樂世界裡,不但寶網行樹、水鳥說法,而且人民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主要的目的,不外希望大家都能在自然的生活下安居樂業。國際佛光會倡導人間佛教,順應緣起真理的發展,也是重視自然的表現。本會以人間佛教為依歸,今天特將「自然」標舉出來,作為大會主題之一,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尊重自然,因為唯有順應自然,我們的心靈才得以解脫,我們的生命才能夠自由。

說到「生命」,生命的定義,不在於一息尚存,而應在於是否具有「用」的價值。人存在於世,固然可以說有生命,山河大地等能夠為人所用,對於人間有貢獻,也應視為有生命者。例如:一張紙上面畫了聖賢的畫像,一塊石頭雕成古德的相貌,讓人一見生起仰慕效法之心,這一張紙、這一塊石頭就有了生命。反觀一些人雖坐擁高官厚祿,卻為大家所唾棄,或是一些人儘管年壽甚高,但一生無所是事,對社會毫無貢獻,雖生猶死,所以往往被人稱為「行尸走肉」。

其實,我們所生存的這個自然界裡,鳥叫蟲鳴、飛瀑流泉、萬紫千紅、綠葉婆娑,觸目所及都是欣欣向榮的景象,那一處沒有活潑的生命呢?所謂「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如果我們用心領悟,宇宙中的森羅萬象那一樣不是從自己的生命中自然流出?可惜世間上有許多人將生命的因緣斬斷,強分你我,讓生命的和諧產生裂痕,讓宇宙大我的生命受到損傷,誠為可悲!

佛陀以法界為心,以心為法界,後人讚美佛陀無限的生命是「正法以為身,淨慧以為命」。阿彌陀佛之所以為佛教徒所喜愛稱念,乃因其生命超越時空的限制,所謂「無量光」、「無量壽」,一切時間、空間皆無量也。

蜉蝣雖朝生夕死,但不能說牠沒有再來的時候;人一期生命結束後,也不能說他不會乘願再來。一粒種籽落在土裡,即使千百年後,當因緣際會,仍可以開花結果。現在科技下的產物如試管嬰兒、複製羊等等,雖然令人嘆為觀止,但是以佛教觀點來看,他們的基因也都是由業力潤生而成,可見科學儘管日新月異,還是無法發明生命,因為生命是因緣和合,自然而有的。

《心經》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們的生命可以流注於物質世界裡,此即所謂「空是色」;無窮的萬物也可以和我們的生命結為一體,此即所謂「色即是空」。所以佛教講到世界,是無量無邊;講到眾生,也是無量無邊;講到生命,不但無量無邊,而且是無限永恆。

今日,世界各地的戰火不知讓多少美麗的家園毀於一旦,人類對於大自然無止盡的掠奪也引起地球反撲,環境污染正吞噬著人們的健康,其他如種族、政黨、宗教、地域之間的歧見、衝突與日俱增,國際販毒組織、恐怖組織、槍枝集團、色情集團的氾濫,在在威脅著大家生命財產的安全,所以國際佛光會揭櫫「自然與生命」為大會主題,也是想藉此喚起人類的覺醒,希望大家能珍惜躍動的生命,與大自然結合為一體,不憂榮辱毀譽,無畏生老病死,攜手共建淨土,倡導自然的美妙,宣揚宇宙的偉大,歌頌生命體永久的和順,禮讚生命體永恆的存在。

下列我提出對於「自然與生命」的四點淺見,希望大家不吝指教:

一、自然的定律與生命的尊嚴

二千六百年前,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悟了自然的定律,並且名之為「緣起」。「緣起」符合了真理的普遍性、必然性、平等性、永恆性。大自然的一切現象,小至個人的成敗得失、氣候的寒來暑往,大至國家的盛衰興亡、世界的成住壞空,莫不是在「緣起」法則下進行。其中,尤以吾人的生命和緣起法則的關係最為密切。因為生命不是憑空而來,而是由自己造作的業力而來;不是由單一原因而來,而是由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等「十二有支」三世因果相續而成。

所謂:「有備無患。」人如果懂得順應自然,就無所畏懼。例如春夏努力耕種,秋天積穀存糧,自然就不怕嚴冬來臨;白天準備照明設備,自然就不怕黑夜來臨。老病並不可懼,可懼的是少壯不努力,等到老病時帶著空白的一生隨著草木腐朽;死亡也不可悲,可悲的是生前不知奉獻社會,等到臨死才帶著滿腔遺憾,邁向不可知的未來。

麥克阿瑟曾說:「老兵不死。」因為他們的精神與國魂永遠同在。文天祥也說:「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因此,人,不一定要輝煌騰達、福壽雙全,但要活得有尊嚴。過去的人講究生存的尊嚴,極力爭取自由、平等,大力倡導民主、博愛,甚至為此而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現在的人注重死亡的尊嚴,希望能夠死得安樂、死得自在,乃至為此而走向街頭,奔走呼籲。其實,由緣起法則所衍伸出來的「業力自由」、「眾生平等」、「同體慈悲」「生死一如」等觀念,才能統合生存與死亡,真正將我們生命的尊嚴發揮到自然的極致。

所以,我們應拋開宿命論的悲情,即使在困頓厄難時,也要勇往直前,創造自己的未來;我們應拔除撥無因果的邪思,即使面對遍地荊棘,也要散播歡喜的種子,為宇宙創造繼起的生命;我們應丟棄生產工具決定一切的謬論,在互助合作裡創造利眾的事業;我們應糾正經濟掛帥的歪風,在感恩惜福中創造濟世的功德。讓我們為人間留下道德、為社會留下智慧、為家庭留下慈悲、為自己留下歷史,活出自然的定律,也活出生命的尊嚴來!

二、自然的生命與生命的自然

一切生命和自然息息相關,生命都是自然的一部份,我們均應善加珍惜。可惜長久以來,自以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往往忘記其他生命的存在,為滿足一時的私欲而濫殺無辜。試問:當你為世間的刀兵劫難而悲憤時,是否想過夜半屠門傳出來哀號的聲音?當你為社會災禍頻傳而嘆息時,是否聽到碗盤中眾生怨怒的訴說?

《法句經》云:「一切皆懼死,莫不畏杖痛,恕己可為譬,勿殺勿刑杖;能常安群生,不加諸楚毒,現世不逢害,後世常安穩。」《金剛經》也說:「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積極的戒殺應該是護育化導,讓大家都能得度,所以即使是疾言厲色的傷害,我們均應防止不犯;即使是微笑讚美等小小的隨喜功德,我們也必須不吝佈施。

有些人以為自己有權力來決定自己的生死,但從「緣起」真理來看,吾人的生命是由父精母血所和合產生,是因社會士農工商提供日用而繼續存活,所以世間上沒有一個實體的「我」。生命既是天地萬物自然所共有,所以凡自殺、殺他都是逆天行事,違反自然。

再從廣義而言,即使一石一木都是宇宙萬有的力量所成,任意傷害,減少壽命,也是殺生的行為。像長江三峽築壩,濫伐樹林,導致江水氾濫;台灣各種建築濫墾坡地,造成地層坍塌,都是緣起法則受到傷害,導致山川大地受到傷害,予以還擊的明證。撫今追昔,睒子菩薩為怕踩痛大地而不敢重步走路,匾擔山和尚為恐傷及草木而揀橡栗為食,他們的慈悲多麼可貴!「極樂淨土,水鳥說法」的經文;「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故事,更說明了佛陀所云「情與無情,同圓種智」的理念,誠乃不虛之言。

生命之所以可敬,是因為生命之間有自然的相通互動,彼此依存;生命之所以寶貴,是因為每一個生命乃累劫以來由於自然的因緣所成。所以我們的生命應該順其自然,依照自己的根性,隨順因緣,隨遇而安,隨心自在,將小我融入大化之中,如此必能發揮生命的光與熱,體現自然與生命的「物我一如」的美妙。

三、自然的和順與生命的永恆

說到「自然」,自然,則和;如不自然,就會導致紛亂。古德云:「違順相爭,是為心病。」貪欲、瞋恚、愚癡、我慢、疑嫉攪動心湖,人就會煩惱愁腸,乃至誤入歧途,千古遺恨。生活上的應世接物也是如此,感情若是一廂情願,不顧自然,不順自然,就不會天長地久;財富若是巧取豪奪,不順自然,必有敗壞之虞;名聲若是譁眾取寵,不順自然,終將遭人唾棄;地位若是坐享其成、不順自然,便會引起非議。

自然,則順。過與不及,終將帶來弊患。像久臥不起,久立不坐,久勞不息,久靜不動等等,都會引起生理上的四大不調,人就開始患病,乃至身根朽敗,與世長辭。此外,近幾世紀來,人類因生產消費過多的物質,遠超過微生物所能還原的程度,而破壞了自然的運作,導致目前生態系統問題重重。凡此都證明了一旦忽視自然法則,就會自食惡果。

因此,自然就像一個「圓」,好因帶來善果,壞因遭致惡果,因果相續,無始無終。無量劫以來,生命在自然循環下歷經千生萬死。死固然是生的開端,生也是死的準備,所以生也未嘗生,死也未嘗死。如薪盡火傳,生命之火不曾停熄;如更衣喬遷,生命的主人仍未改變。所以古來的高僧大德大事已明,生死一如。像達磨祖師隻履西歸,龐蘊居士拄鋤立化,飛錫禪師倒立而亡,金山活佛淋浴往生……他們順應自然,來去自在,隨緣應化的丰姿是多麼的灑脫豁達!

生,是因緣生;死,是因緣滅。從聖義諦來看,無生也無死。因此禪門高僧不求了生脫死,只求明心見性。一旦開悟,泯除對待,剎那即永恆,煩惱即菩提。像溈山禪師立願來生作一條老牯牛,趙州禪師發心捨報後到地獄去度眾,他們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生死苦海在他們的眼中,有如片雲點太虛,微不足道。

《易經》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自然之道在永恆精進,在自利利他,所以,我們應效法天地日月滋養萬物的美德,以同體的慈悲作應世的資糧,為苦難的眾生作庇護的房舍;我們應學習古聖先賢的「馬拉松」賽跑精神,以無限的生命作奮勇的前進,為熱惱的濁世作清涼的甘露,讓生命在自然的法則下綿延永續,和順永恆。

四、自然的生活與生命的佛道

「自然」,若以一字解釋,就是「道」;「生命」,若以一字解釋,就是「力」。如何是「道」?大珠慧海說:「饑來吃飯,睏來眠。」藥山惟儼說:「雲在青天水在瓶。」…可見「道」與自然同在,「道」就是自然的生活。也因為如此,連大聖佛陀都責備應笑而不笑、應喜而不喜、應慈而不慈、應惡而不惡、聞善而不樂的人為「五種非人」,因為他們的行為不合乎自然。如何是「力」?信、進、念、定、慧是「力」,慈、悲、喜、捨是「力」,把慈悲給人、把歡喜給人、把光明給人,能讓燈燈相照,生生不息,就是「力」。所以,自然的「道」與生命的「力」若能結合在一起,就是宇宙間的浩然正氣,就是宇宙間的真如法界。

所以,我們想要過如實的生活,就必須順應自然法則:夫妻之間應互敬互諒,鄰里親友應和睦相處,工作同事應互相提攜,開創事業應將市場調查、資金籌措、人力資源、經營計劃等安排妥當,為政治國應了解民意、重用忠良、察納雅言、勤行善法。尤其身為佛教徒,更應以身作則,培福結緣,修定增慧,負起化導眾生的責任。日用中能如是與「道」相符,與「力」結合,即是自然的生活與生命的佛道,則庶幾無過矣!

自古以來,佛教的祖師大德在生活裡悟道者不知凡幾,像洞山良价在瞥見河裡自己的倒影時開悟、香嚴智閑在鋤地耕種時開悟、夢窗國師在靠牆就寢時開悟、虛雲和尚在捧杯喝茶時開悟…。他們在悟道之後,山仍是山,水仍是水,只是山河大地與我一體,任我取用。所謂「青青翠竹無非般若,鬱鬱黃花皆是妙諦。」道,就是自家風光,不假外求。外在的大千世界、三世眾生,其實就是心內的大千世界、三世眾生。因此,自然也好,生命也好,就是真理,就是佛道,就是眾生本自具有的真心佛性,就是宇宙的全體。

目前,國際佛光會已走入第八個年頭,雖然在亙古的時空裡,我們猶如一株小樹,但由於本會歷年來所提倡的「歡喜與融和」、「同體與共生」、「尊重與包容」、「平等與和平」、「圓滿與自在」等理念,都與自然的真理法則契合,所以能歷經風雨而屹立不搖。爾後,我們要繼續紹承諸佛如來之遺緒,遵循歷代祖師大德之教誨,無怨無悔地向前邁進,為萬世開啟太平的道路。希望今天我們每一小步的努力,都能在浩瀚的宇宙中發揮正知正覺的力量;希望未來我們每一次的成長,都能為無限的生命留下善美深遠的影響。

最後,祝福大家法喜充滿,慧命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