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b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創會會長的話

各位佛光人,

大家早安,吉祥!

今天亞洲聯誼會在日本富士山下的本栖寺召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成立了二十多年了,我記得大約十年前,日本謝文政居士,他是亞洲聯誼會的主任委員發起在亞洲開聯誼會,好像國際佛光會洲際之間開會最多的,就是亞洲聯誼會。

這個地球上有五大洲,亞洲是五大洲當中最大的一個洲;這世界上一共有一百多個國家,以我們亞洲有四十多個國家,為國家最多的洲;世界上有七十多億的人口,光我們亞洲就有四十多億;而亞洲的種族,又以黄種人是最多的人口;在亞洲,尤其中國有十三億的人口,這十三億人口中,又有幾億的人口分散在全世界,其中又以亞洲最多。

過去,我們中國人和日本人都稱「兄弟之邦」,和韓國也都是敦親睦鄰,如同兄弟,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華人也有幾百萬;也可以說,華人把中華文化傳播到亞洲、甚至於全世界,可以說,人類在亞洲的人口,以中國人散播得最多、最遠。各位這一次遠從亞洲各個地方到這裡來,就算是到了日本,來到這個會場(佛光山本栖寺),還要經過很多的時間,可見亞洲之大,實在大得無法想像。

日本這個地方,從唐朝的時候就有遣唐使到中國,除了政經以外,尤其他們把佛教傳到日本來。很僥倖的,我在中國大陸揚州的同鄉──鑑真大師,他在一千二百年前的唐朝就把佛教帶來了日本。他經過了多少苦難,花了十二年的時間,經過六次的失敗,像土匪搶劫、颱風肆虐都不能到達。最後終於抵達日本,日本的文武天皇、光明皇后就跟著他皈依三寶,求授菩薩戒,所以後來日本佛教的制度、衣服、醫藥、建築、文字、文化等,跟中國相似的很多。

鑑真大師在十二年間冒險犯難,為了到日本來,幾度危險,幾乎喪失生命,但是他毫不畏懼,在最艱難、最危險的時候,他說:「為大事也,何惜生命?」這兩句話值得我們今天深思。為了弘揚佛法,這些事情、一期生命有什麼了不起?他到日本的時候,帶了好幾百個隨從,有農業、書法、建築等各界人士,所以,我們今天來到日本看日本的文化,可以說,和中華文化分不開啊。

他到達日本時已六十五歲,兩隻眼睛已經看不到了,但是他在這裡弘揚佛法十多年,七十多歲圓寂,現在,我們看到奈良的「唐招提寺」,那麼莊嚴,就是他建設的。他在晚年,說了一首詩,四句話、十六個字,值得我們一再頂禮、拜讀,聽說下午還有我的課,我要考試大家看是否還記得這首偈語嗎?這首偈語說:「山川異域,日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

我覺得這十六個字非常的悲壯、非常的有情義,意思是,他從中國到了日本,經過了山嶽、海洋,在不同的土地上,但是感覺到天上的太陽、月亮,都照耀著我們;儘管來到了種種不同的地方,山也不同、水也不同,人也不同,語言也不同,但日、月和我們的心一起,所以寄望諸位佛弟子,大家要和平,要勤勞,大家要友愛,要結緣,未來大家還會再到世間上來做父母、兄弟、姐妹,共結未來善美的因緣。

中國和日本,過去曾有一段時間沒有來往,後來在一九八○年,藉著鑑真大師,把他的像帶到中國揚州故鄉,讓中日兩國慢慢的又有了來往友好;所以,鑑真大師對古今的中日文化貢獻實在很大。

現在全世界當然都有佛教,不過,佛教的人口以亞洲最多,佛教的普及,也以我們亞洲的佛教最為普及。現在世界上有一百七十多個佛光協會,在我的了解,以日本、香港、澳門、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美國洛杉磯、台灣、巴西、加拿大、法國等,這許多協會會員的活動力最強、最大,你們各位都是佛光會的一粒菩提種子,所以當你們回到你們的各個地方去,都希望你們這顆種子能可以生長、茂盛、廣大。

我在二個禮拜前到中國遼寧靠近瀋陽的地方,葫蘆島市的書記、市長浩浩蕩蕩帶我們一行到附近的一個島嶼叫做菩提島(即覺華島),那個島上有千棵以上的菩提樹,好壯、好大啊!我們都知道,菩提樹是熱帶的植物,在東北那種冰雪寒冷的氣候之下,千年來,它們可以茁壯、茂盛,我看到那樣的菩提種子,真是了不起啊。

所以我們佛光人,我們的志願要像一棵菩提樹,能可以庇蔭世間上的人;我們願意做一座菩提橋,讓大家都能行走通過得度;我們要做一盞菩提燈,讓世界上的人看到這盞明燈,照破黑暗,走向光明,獲得幸福前途;我們願意做菩提膠,讓世界的民族不分你我,不要對立,像強力膠一樣,大家都能凝聚在一起。

你們都知道,我年老了,是個衰殘的老人,很多的事力不從心;但是,我也一樣,要學習鑑真大師「為大事也,何惜生命?」(掌聲)

我到了八十七歲這個年齡,我出家七十五年了,七十五年來,我都在尋找佛陀在哪裡?佛像,我早晚都向他禮拜,但他沒有跟我講話啊!我多少次到佛地印度去,我也沒有看到佛陀是什麼樣子?我們行船,海上濤濤的流水,佛陀並沒有凌波虛渡啊!我們坐飛機,空中飄飄的浮雲,佛陀也沒有現身啊!

我告訴各位佛光人,你們知道佛陀在哪裡嗎?在我們心裡。

現在,我確實感覺到,我吃飯,佛陀陪我在吃飯;我走路,佛陀陪我在走路;原來,佛陀他沒有離開我們,他就藏在我們的心裡,等待我們來慢慢的認識他、發現他,等到有一天,大家發覺:「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佛陀!」那學佛的道行就成功了。

現在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大陸對宗教其實也不是對哪個教好不好,是因為宗教有三個政策,其中有一條是「互不隷屬」,意思是宗教之間大家彼此不來往;但是我們經過多少年的努力,現在大陸國家政協主席俞正聲、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都告訴我,歡迎我們佛光人,以後有機會可以到大陸,尤其是在我們的祖庭宜興大覺寺聯誼。(掌聲)

山水路途遙遠,各位你們不怕辛苦,不怕浪費時間,熱心參加聯誼會、參加大會,我覺得我們亞洲聯誼會,可以做世界各洲聯誼會的模範。(掌聲)

今年的十月十二日前後,我會在江蘇我們的祖庭大覺寺一個禮拜,在那個時間,把我們的佛光人帶到祖庭。我們的大雄寶殿有緬甸的大玉佛,有東方琉璃世界、西方極樂淨土的玉石雕刻,很值得大家欣賞,我再和你們見面。

感謝日本本栖寺的住持滿潤法師的支持,世界總會秘書長慈容法師、中華總會秘書長覺培法師領導,慈惠法師的語文翻譯;還有我們有許多佛光會的幹部,像法制長林玉麗、謝文政、余劉素卿、劉招明、陳秋琴、曾文宏、鄭羽書等,參與這樣的會議,看起來是費錢、費時,可是,這就是讓我們一次一次和佛國、和佛陀接近。祈願三寶保佑大家平安吉祥。

 

(妙廣法師現場記錄整理,寄自日本富士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