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a

佛光會的基本力量來自會員,所謂「積土成山,滴水成河」,增加會員才能使佛光會的力量更茁壯,陣容更龐大。我們在各地成立協會,應該如何吸收更多的會員?在此我建議各位奉行佛教的「四攝法」︰

(一) 以愛語慰勉對方︰語言是傳達意見的工具,使用得宜,能潤滑情誼,締結善緣,然而一旦使用不當,就會變成傷人的利器,甚至造成是非紛爭,禍患無窮。

經云︰「遠離麤言,自害害彼,彼此俱害。修習善語,自利利人,彼我兼利。」如果我們出言吐語處處都以愛護對方為出發點,自然就能攝受別人。像歸宗禪師的一句「善自珍重」,讓苦不開悟的弟子認識自我;良寬禪師的軟語慰勉,讓不務正業的外甥奮發向上;仙崖禪師的幽默譬喻,讓互相指責的夫婦和好如初;空也禪師的慈悲說法,讓凶神惡剎的盜匪洗心革面。所以,我們要學習說讚美性的言語,使人歡喜;說建設性的言語,使人成長;說鼓勵性的言語,給人信心;說關懷性的言語,給人希望。總之,我們想要吸收有志一同的人士共同參與佛光會的弘法行列,首先要以身作則,用愛語來溫暖人間。

(二) 以喜捨樂助他人︰所謂「捨得」,有捨,才會有得。沒有播種、耕耘,怎麼會有豐碩的收成呢?因此我們想要廣增會員,必須先實踐歡喜的布施。上古時代的神農、伏羲耐煩教人種植、取火,所以相繼被九州黎民尊之為共主;戰國時代的孟嘗君以慈心濟助窮者,所以三千食客投入門下,甘心為他效命;春秋時代的管仲因為鮑叔牙的大力薦舉,倖免一死,不動干戈,而能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使布衣百姓得以休養生息;盛唐時代的惠能大師由於安道誠的慷慨捐資,遠至弘忍大師座下求道,終於開悟見性,佛門也喜添一位龍象大德。可見喜捨不但能廣結善緣,有時候一個小小的布施,造就一個偉大的人才,對於社會人群的卓著貢獻,實不能等閒視之。

除了給人錢財物質上的贊助,給人心靈精神上的慰藉,給人知識技術上的傳授,給人事業工作上的助緣以外,像一個點頭、一絲微笑、一聲問好、一句關懷,都是喜捨的行為。

此外,喜捨也不必刻意尋求對象,隨口的布施,隨手的布施,隨意的布施,都是我們隨時隨處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成就的功德。

身為佛光人,不要只想接受,具備喜捨的性格,不但表示自己富有,也是廣度眾生的良方。

(三) 以利行服務大眾︰大乘菩薩道,一言以蔽之,就是以利行服務大眾。像阿彌陀佛的三根普被,釋迦文佛的示教利喜,觀音菩薩的慈悲普度,勢至菩薩的大喜大捨,地藏菩薩的地獄救苦,普賢菩薩的恆順眾生,都是利行的最佳典範。正因為諸佛菩薩不辭辛勞,不望回報,接引各種眾生進入佛道,所以也贏得了世人的普遍尊敬。

在我們的周遭,有些人在家庭裡,希望有厚道的鄰居;有些人在生活上,希望多一點助緣;有些人在事業上,希望別人的指導;有些人在心理上,希望有人給他鼓舞……,我們能以服務大眾的精神,盡己所能,滿人所願,利濟有情,自然就能攝受社會上各階層的精英,讓他們認同佛光會的理想,進而加入我們的隊伍,共同為造福世界而努力奮鬥。

(四) 以同事結交朋友︰母親為引導幼兒吃飯,當湯匙伸出去的時候,自己也張開口;父親為與子女打成一片,不惜趴在地上,以身當馬,一起玩耍,這些都是「同事」的原理。所以,「同事」就是能夠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

既盲又聾的海倫凱勒原本性情乖戾,在老師的同事攝受下,成為偉大的教育家及演說家;窺基大師原本性好酒色,在玄奘大師的同事攝受下,懺悔前愆,後來成為三藏大師。此外,挑水禪師在乞丐堆裡參禪行道,悅西禪師在青樓妓院領眾薰修……,乃至佛陀的十二分教、八萬四千法門,全都是為了要同事攝受眾生,以期共登法界,證悟菩提。

我們追隨古聖先賢的腳步,除了遍學法門之外,更要觀機逗教,將所有的眾生都視為我們的菩提道友,見到軍人時,講軍人的法;見到老師時,講老師的法;見到婦女時,講婦女的法;見到兒童時,講兒童的法……。尤其身處在多元化的社會中,我們要多為他人著想,多遷就別人、體諒別人、維護別人,這樣才能結交各階層、各行業的朋友,攝受他們同來學佛。

所謂︰「一木難支,眾擎易舉。」「孤軍必敗,眾志成城。」佛光會雖然有遠大的目標,但需要眾多會員共襄盛舉,需要各種人才擘畫實行,才足以達成崇高的理想,所以我今天在這裡提出「四攝法門」─以愛語慰勉對方,以喜捨樂助他人,以利行服務大眾,以同事結交朋友,希望大家以此來吸收更多的會員,增加佛光會的力量,促進佛光會的進步。